不分昼夜忙对接 千方百计引人来!温州招工“保姆”金红雷的工作日记

不分昼夜忙对接 千方百计引人来!温州招工“保姆”金红雷的工作日记

“今天不知怎么的,特别累,有点支撑不住的感觉。但明天车辆的安排依然在等着我,我还得抓紧落实”……这是瓯海区人力社保局劳动综合管理科、工伤认定科科长金红雷外出招工的工作日记。

为应对因疫情影响带来的“用工荒、招工难”问题,2月18日、19日,瓯海区各部门抽调百名干部组成的20个返工招工专班工作组,分批奔赴全国各地开展招工。

2月23日至3月1日,金红雷所在的湖南返工招工专班工作组发出政府包车42趟,加上经由其他方式接回的人员,共接回1807名瓯海企业员工。这是瓯海派出的返工招工专班工作组中接回员工最多的一组,预计3月2日再接回253人。

不分昼夜忙对接 千方百计引人来!温州招工“保姆”金红雷的工作日记

金红雷生活照。

不分昼夜忙对接 千方百计引人来!温州招工“保姆”金红雷的工作日记

金红雷(左一)迎返岗人员上车

打了一天电话解决包车难题

2月19日上午,在开完动员大会后,金红雷立刻启程去往湖南株洲。对于这次任务,可以用“无缝对接”来形容,因为前一天他还在抗疫一线,第二天就马上转变了工作重心。

同行的湖南返工招工专班工作组组长、瓯海科创集团副总经理马海风告诉金红雷,瓯海很多企业的员工都是湖南籍,其中茶陵县就有3100多人,另外株洲、怀化、张家界等地也是重点。

不分昼夜忙对接 千方百计引人来!温州招工“保姆”金红雷的工作日记

金红雷(右边的挂横幅人员)和同事们为大巴车挂上横幅

2月20日,工作组就确定了首批返瓯人员的名单。

人员名单确定了,运输却遭遇难题。由于株洲当地的运输公司全部停工,如果从温州派车,最快也要2月23日才能返瓯。“太浪费时间了,而且温州的用车资源也十分紧张,还是得做两手准备。”金红雷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由工作组同事联系温州车辆,他则想办法联系当地运输公司。

2月21日,金红雷搜集了几十家运输公司的电话,逐一联系。“那一天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,耳朵都嗡嗡响,但有些不是欠费停机,就是无人接听。”就在金红雷一筹莫展时,终于联系到了株洲宾利运输公司。经过商讨,双方以株洲至温州每趟往返1万元的价格达成包车协议。

金红雷说:“跟他们讲价的时候真是着急,想多省点钱,又想快点达成协议,不耽误员工返岗。”

这样的价格让马海风十分惊喜。“我们查过,从长沙到温州动车票票价400多元,还不算株洲到长沙的费用。这样的包车价格,可以说把成本压得很低了。”

2月23日晚,由温州交运集团发送的2辆包车及株洲宾利运输公司发送的3辆包车顺利抵达瓯海,这也是瓯海首批包车返岗的100多名员工。

累到戴老花镜也看不清字

驻扎湖南株洲的日子,金红雷每天都很忙,早上5点钟起床,晚上12点睡觉是常事。每天晚上,他要和同事核对返工人员名单,白天跟车去各个点接人,核对人员、测量体温、检查健康码等琐事一项也不能落下。

不分昼夜忙对接 千方百计引人来!温州招工“保姆”金红雷的工作日记

每天,金红雷(左二)都会和组员们一起核对返岗人员名单

有一次,金红雷和同组的赵庆华带4辆包车去湖南怀化接员工,4个小时的车程,本以为可以睡一觉。没想到一路上,用人企业和返岗员工的咨询电话就没停过。“我手机续航能力还挺强的,以前两天充一次电,现在一天要充两次电。”金红雷说,近段时间,他的电话简直成了咨询热线。

除了睡不够,吃得也不好。因为当地大部分餐馆都关了,工作组吃了好几天的泡面,偶尔去肯德基买点可乐汉堡,就算犒劳自己了。直到近日疫情逐渐好转,大家才吃上了外卖。

多日连轴转,让52岁的金红雷感觉有点吃不消。2月26日,马海风发现金红雷的脸色不是很好,督促他去医院看看。“他是我们组年纪最大的,但工作量和年轻人一样,累了也不吭声,能撑就撑。”

其实在2月23日,金红雷就觉得有点疲惫,但他觉得可能是睡眠不足,也就没在意。直到2月26日,他发现自己戴上老花镜看字也是一片模糊,才去了医院。还好,经医生诊断是过度疲劳所致,给他开了滋补的药物,并嘱咐他多休息。

金红雷说,“我自己多注意就是了,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身体原因,而拖累同事和整体进度。”

既要老员工还要招来新员工

不分昼夜忙对接 千方百计引人来!温州招工“保姆”金红雷的工作日记

金红雷(合影人群右二)与返岗人员合影

在招工的过程中,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最让金红雷感到懊恼的是,有时候总有几个确定好的员工,却临时决定不来了。“我们到了定点后,他们迟迟不来,电话打过去询问,才跟你说,有事先不去了。当下真的很窝火。”

不仅是因为自己和同事的辛苦被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磨灭了,更是因为,如果他们提早告知,可以让有需求的员工顶上,这样能为企业接回更多的员工。

不过,金红雷不会允许这样的情绪存在太久,因为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。“特别是返岗员工跟我们说一声谢谢,企业说一声辛苦你们了,这些情绪马上就没了。”

温州川洋电器有限公司负责人钱佐永告诉记者,“为了缓解了眼前的缺工难题,工作组的工作做得非常细,无论多晚联系他们,总能在第一时间给我们答复。”

马海风说,此次外出招工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,不仅要接老员工回来,还要招新员工回来。“因为金红雷工作认真负责,也特别擅长沟通、对接,招新员工的任务就落在他头上。”为此,金红雷费了不少心思。根据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,他提出与当地建立长期劳务合作,源源不断为瓯海输送劳务资源。在他的对接下,瓯海区与茶陵县达成了初步劳务协作意向。金红雷还建了3个群,并于2月28日专门发送了一辆从茶陵到瓯海的包车。

“实在抱歉,一批务工人员到了,我们得下去确认名单。”3月1日晚上6点多,跟记者通话十几分钟后,金红雷匆匆挂了电话,继续忙碌去了。

金红雷日记摘录

2月23日

5点50分,手机的铃声把我吵醒,是开往凤凰、常德的驾驶员,他们已经开车到了酒店楼下。今天的主要任务是,为明天的发车做好统计工作,明天我们计划派发怀化4个车,株洲1个车。如果来得及,我们给张家界也派1个车。

今天不知怎么的,特别累,有点支撑不住的感觉。明天车辆的安排依然在等着我,我还得抓紧落实。与开往凤凰县的驾驶员对接后,他说到达株洲的时间可能在晚8点左右,趁此间隙,我也躺下来休息一下,但不敢深睡,只怕错过了接车时间。

2月24日

今天早上五点钟就起来了,吃了包方便面,准备了点干粮。六点钟车子准时到达酒店楼下,我和赵庆华一起带着4个大巴车去怀化,一路上咨询的电话还是接连不断。今天在怀化接到了茶陵县人力社保局打来的电话,告诉我,茶陵已经解除闭环管理,车子可以进去了。希望我这两天能到茶陵那里,面对面就有关返工招工、劳务合作的事项进行探讨。11点钟睡觉的时候,我看着房间里电视机,才知道,我已经五天没有开过电视了。

2月25日

今天我要去茶陵县人力社保局对接有关劳务合作的事项,并草拟了一份劳务输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。下午五点,我开始返程,途中接到局党总支的电话,说局领导体谅我们工作组的辛苦,要对我们的家属进行慰问,有点感动。

为了改进我们的工作方法,我建议建立瓯海企业人事经理群,把我们包车计划信息在群里发布,推送二维码,然后由人事经理们将此二维码推送给他们在湖南要回瓯的企业员工,加入群后接龙报名,这样可以大大节省我们组织方面的时间。不久,马组长采纳了我的建议。

2月26日

从中午开始,人就感觉到非常的乏力,戴上老花镜看字也是模糊一片,我明显感觉到,可能是体力吃不消了,这几天的连续工作实在太累。在对接好怀化过来的车辆后,我去了趟医院,还好医生看了以后说,是太疲劳了,给我开了补中益气丸,还有红参等药,要我注意休息。为了促成茶陵县的人员早日返回瓯海,我通过微信建立了3个群,我计划28号给茶陵发一个包车。

2月27日

经过一夜的休息,还有药物的作用,早上起来人舒服多了。今天我工作的重点,一是要落实28号茶陵回瓯海的人员的名单,二是要继续对接瓯海区跟茶陵县的劳务合作协议的事情。由于28号工作组计划发回6个车,其他人员都已经满负荷工作了,我就主动承担了联系茶陵回瓯人员名单的事情。

2月28日

早上7点钟,我把昨晚留下的米饭煮了粥,加了点香肠、青菜,与赵庆华一起吃了。

8点30分,我俩开车出发,一路上风驰电掣,中午11点半赶到了茶陵县茶祖文化园。包车已经到了,大部分员工也到了,他们在往车上装行李。我利用茶陵县人力社保局领导在场的机会,再次督促他们抓紧向县领导汇报有关建立县级层面的劳务协作事项。

晚上9点,我们开始吃饭,得知3月5日工作组可以回瓯的消息。夜已深了,我回房间时,另两位同事还要继续整理明天发车的人员名单。

来源:温州新闻网

来源:温州新闻网

声明: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!联系邮箱:news@ersanli.c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